"也许你能告诉我,这世间可否有不凡,可否有不朽"

【英子米】The Rose of England(中)

弗朗西斯在阿尔到来之后也曾多次试图来拜访亚瑟,却都被毫不留情冷淡地拒之门外,深知亚瑟这次像是炸了毛的英国短毛猫,哪怕你伸手想安抚一番他也不会轻易放下身段,弗朗西斯倒是一直不死心,还是乐颠颠地三天两头来敲亚瑟的家门。

这一次亚瑟不在家,柯克兰家禁闭的大门却犹犹豫豫地打开了,弗朗西斯在捧着的花束背后露出半张脸,看到仰望着自己的阿尔弗雷德,突如其来的一阵沉默之后,阿尔就要把门碰上。

“等等,等下!”

弗朗西斯连忙挤进半个身子卡住门,软着口气讨好这个不及自己胸口高的小孩子。

阿尔毫不动摇地看着弗朗西斯,“亚瑟说了不让你来家里的,你走吧,亚瑟出门了。”

弗朗西斯暗暗叹气,这孩子还真跟亚瑟那股讨厌的古板劲儿越来越像了。

“没事,他不在我也不会久留的,不过这个,你找个花瓶放起来吧,他应该会喜欢的。”

弗朗西斯把怀中那大捧的花束递到阿尔面前,带着甜味,饱含露水的那种娇嫩香味,湿润地朝着阿尔扑过来。阿尔不知道这是什么花,边缘泛着温柔的奶油色,一圈一圈巨大的花瓣垂垂地结着小水滴,新鲜的绿叶掩藏在茂密的花朵之中。那些花都迫不及待地呈现着要一展身姿的模样,一粒粒骨朵饱满得仿佛下一刻就要绽放一般,实在是很大的一束花,沉甸甸地要淹没了阿尔,香味更是麻醉了他的嗅觉。真的是很美的花呀。

“亚瑟喜欢花吗?”

“是的,亚瑟是个非常喜欢花的人,尤其是玫瑰,说起来他也真是传统,会喜欢玫瑰这种花,我想他看见这束花会高兴的,就这样办好吗?拜托你,阿尔。”

弗朗西斯蹲下身恳切地看着阿尔,那双冷静的蓝眼睛里似乎若有所思,透着和年纪不想当的沉着。

“嗯,好吧,可是如果他不喜欢的话,我想你下次肯定没有机会再来了。”

弗朗西斯忍住没有丢一个白眼过去。果然是一点都不值得喜欢的小鬼。

“好吧,那拜托你了。”

阿尔点点头,等着弗朗西斯走后好好地关上门。

奶油色的花,应该用什么样的瓶子来装呢。

阿尔抱着花在屋子里到处找花瓶,才发现家里的装饰柜也好,钢琴上也好,到处都放着大小不一的花瓶,有些插着一两只素净的永生花,有些养着盛放的鲜花,但是似乎都没有手上这束玫瑰那么好看。

最后走到了亚瑟的房间,木头的床柱,亚麻色窗帘,地上铺着厚厚的圆形波斯地毯,床头的矮柜上正放着胖肚的浅蓝色花瓶,里面斜斜探出来两三支麝香百合,已经开败,有些卷起了白色的花瓣,显出颓败的焦棕色。
阿尔小心地把枯萎的麝香百合清理出来,又灌上清水,把那一大束奶油色的玫瑰花满满地插进去,因为太多显得拥挤,反而透出些自然的错落参差的样子。
阿尔满意地拍拍手,隐隐有些好奇的期待,不知道亚瑟看了会是什么反应呢?

亚瑟今天是去赴一个意想不到的约会的。他接到阿尔班主任的电话,说要和他谈谈。
在这家幽静的咖啡馆一个转角处的桌子旁坐着阿尔那位背挺得笔直的老师,绾着一丝不乱却又显得刻板的发髻,黑色的半裙配一件香槟色丝质衬衫,脖子上系着一条彩色印花丝巾,看起来不光是休闲的打扮,甚至显得太过于隆重了,这让亚瑟有些弄不清楚状况,他是准备好来谈关于阿尔弗雷德的问题的,而并不打算和这个女人做任何私人性质的约会。
(TBC)

评论
热度(6)

© 见神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