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能告诉我,这世间可否有不凡,可否有不朽"

涉死温暖

食用TAG:言峰绮礼x紫阳花夫人
群里的关键词给的欺诈,按照自己的理解写的
正文部分↓

言峰绮礼是个不常回忆的人,他的过去由一块一块规整的蓝图拼接在一起,上神学院,做祷告,学习那些教义。他看着自己的同僚们虔诚的表情,听他们用颤抖而敬畏的声音说出赞美神的话语,言峰绮礼却是困惑的,他从没见过这位万能的造物主,也从未见过他的神迹,比如说这位神从来没有给任何人以永生,也从不能治好任何疾病。 

言峰绮礼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老人,在忍着低泣的家人的包围中困难地扩张着胸部,像是一部年久失修的风箱在拉扯。 

“愿主保佑你,阿门。” 

言峰绮礼握着胸前的十字架念完最后一句祝祷词...

【言切】梦境终章01

*大概是一个梦境平行世界和现实(非圣杯战争线)错位的故事 
*大概非常ooc 
*挖坑一时爽,脑洞不够大怕圆不回来系列orz

言峰绮礼照例是坐在他那间不大的办公室里,此刻正面无表情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煞有介事的突然造访者。来人的嘴一直在蠕动着做出些声响,但是他肥胖的身体让言峰绮礼非常担心下一刻那件不堪重负的警服就要在他的呼吸之间暴裂开来,这让言峰产生了些微的视觉抵触,便始终无法集中精神,何况窗外的阳光温度刚刚好,透过轻薄的窗帘投在他的侧脸,让人心不在焉而舒懒得快睡过去。 

“。。。言峰医生,情况你已经了解了吗?” 

言峰绮礼做出抱歉的姿态,“不好意思,您能...

【太芥】茧

(可能雷,可能不喜,第一人称视角,不适点叉)

"龙之介。" 

我不知道这是来自我幻想里的声音还是那个正看着我的人确确实实从嘴里发出了这样的音色。 

我看见视线里的那双眼睛,冷清的一点光,不回避,只是每当那双眼扫过我的脸,经过我此刻这般的表情并且做出短暂打量时,总是会因为我生硬的目光而突然透出一些嘲弄又冷酷的笑意,他就是这样笑着,在每一次回头看着我的时候。 

"龙之介。" 

那声音仿佛是在讲述一个有趣的笑话一样透着戏谑,透过他的眼睛,在我的视网膜和大脑皮层上回荡开来,传递到每一根神经的末梢,融进血液,再从心...

【英子米】The Rose of England(中)

弗朗西斯在阿尔到来之后也曾多次试图来拜访亚瑟,却都被毫不留情冷淡地拒之门外,深知亚瑟这次像是炸了毛的英国短毛猫,哪怕你伸手想安抚一番他也不会轻易放下身段,弗朗西斯倒是一直不死心,还是乐颠颠地三天两头来敲亚瑟的家门。

这一次亚瑟不在家,柯克兰家禁闭的大门却犹犹豫豫地打开了,弗朗西斯在捧着的花束背后露出半张脸,看到仰望着自己的阿尔弗雷德,突如其来的一阵沉默之后,阿尔就要把门碰上。

“等等,等下!”

弗朗西斯连忙挤进半个身子卡住门,软着口气讨好这个不及自己胸口高的小孩子。

阿尔毫不动摇地看着弗朗西斯,“亚瑟说了不让你来家里的,你走吧,亚瑟出门了。”

弗朗西斯暗暗叹气,这孩子还真跟亚瑟那股讨...

【主言切】冬木圣诞故事

2015-12-25    
*依旧是存档,把之前的冷饭炒炒,还是修改一下感觉更流畅,但是这篇真的写的好烂。。。为了美好的圣诞节设定想甜没甜好。。。算了我还是开心的构想一万种BE的可能吧orz 
可能充满了ooc,不可考,轻喷 
真的只是一个(温馨的)四格漫画般的日常故事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风气,圣诞节仿佛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节日,不管是不是信奉那个被钉在十字架上替苍生承受困苦的可怜人,又或者根本不明白这个节日的意义到底是用来纪念什么,人们都早早习惯了喷在商店橱窗上的麋鹿和圣诞老人图案,习惯了一棵巨大的摆放在显眼位置的冷杉...

【言切】一发存档

2015-11-11 12:57

*这是去年给切嗣的生贺,来lft存个档,原基础上做了修改润色。不得不说这是写fz的处女座,文笔也好内涵也好基本上都是零,喜欢fz的时间也不长,完全是因为少年人的情怀才想说点什么的。。。只是作为一个喜欢切嗣的人想做点什么来纪念一下,不算狂热厨,也不算写手,所以重点就是写的不好写的不好写的不好,观看途中感到任何踩雷都请点叉,不保证食用效果。内容也只是很短的一个自己脑补过的片段而已,但愿不要毁了你们的男神,看见的都是缘分orz没有题目直接看吧

神造了亚当,亚当的肋骨造出了夏娃。而卫宫切嗣的肋骨被做成了子弹,装在那把漆黑手枪的膛里。这真像是对创世的一种意味深长的隐...

脑洞存储

昨天读了reddit命题作文区的部分题目简直脑洞大开,大晚上的差点没把自己吓死。。。记一下昨天想到的,万一将来用的上。。。【虽然感觉不太可能,一个被自己脑洞吓到的人也是没什么好写了2333   
1.在上初中的时候有段时间我很沉迷娃娃,那个时候知道sd.bjd这样的球状关节人偶,不过价格非常昂贵,我是负担不起这样的费用的,可是风靡全球的不老芭比我却又不喜欢,大概是她们的脸设定的太欧式了,让我觉得不亲切,可是我又真的很希望也能拥有自己的娃娃,于是我就到处搜罗,终于被我找到了一款小巧可爱的娃娃,从脸,到发型,乃至于衣服的搭配和做工都堪称完美,我简直如获至宝一般,后来身...

麻醉态

感冒药吃多了感觉会变傻,因为脑子一直处于宕机状态转不起来,不过这种迷迷糊糊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有点像喝醉以后的状态,变得很轻松。想起那天拔牙的时候打麻药以后的感觉,局部麻醉的感觉有点让人恐惧,可是也是很难得的体验,大脑还在清醒地工作,不断处理接受到的信息——“一把钳子,一把小锤”“要把这颗牙翘下来”“医生的手指上沾上了好多血,诶呀这是我的血,虽然有点晕血可是还是想看看现在出血出成什么样了”——但是你对于那个正在流血的部位却没有任何感觉,可以清晰地听到牙齿脱离牙龈,血肉撕开的声音,光是听听就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的声音,可是却没有疼痛的实感。一开始其实我是挺担心的,担心麻药的效果没我想的那么强(是啦我...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12

© 见神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