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能告诉我,这世间可否有不凡,可否有不朽"

红凤仙

她很早就听说过凤仙花的汁液可以用来染指甲。把新鲜的凤仙花摘下来用纱布包好,带回家放进小石臼里一点点碾碎,加入一点白帆,捣得又细又匀,等到花汁从那些娇嫩的裂口处浸出来为止。用镊子把花泥夹起来在指甲上厚厚地铺一层,再用麻叶仔细地把每只手指都包好,虽然看起来又蠢又笨拙,而且需要保持这样的状态好几个小时,但是对于她来说,那指尖上染着的一点水红色几乎是对于此刻身份最好的证明了。


她也到了朦胧间会久久站在镜子前打量自己的年纪,而且她似乎也越发感觉出了自己的普通。在所有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开始蓬勃出一点将要开花的香味的时候,她显得更像是一株绿叶植物。


在看见隔壁家的小姐的时候,这样的感觉益发明显起...

【言切】梦境终章01

*大概是一个梦境平行世界和现实(非圣杯战争线)错位的故事 
*大概非常ooc 
*挖坑一时爽,脑洞不够大怕圆不回来系列orz

言峰绮礼照例是坐在他那间不大的办公室里,此刻正面无表情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煞有介事的突然造访者。来人的嘴一直在蠕动着做出些声响,但是他肥胖的身体让言峰绮礼非常担心下一刻那件不堪重负的警服就要在他的呼吸之间暴裂开来,这让言峰产生了些微的视觉抵触,便始终无法集中精神,何况窗外的阳光温度刚刚好,透过轻薄的窗帘投在他的侧脸,让人心不在焉而舒懒得快睡过去。 

“。。。言峰医生,情况你已经了解了吗?” 

言峰绮礼做出抱歉的姿态,“不好意思,您能...

【太芥】茧

(可能雷,可能不喜,第一人称视角,不适点叉)

"龙之介。" 

我不知道这是来自我幻想里的声音还是那个正看着我的人确确实实从嘴里发出了这样的音色。 

我看见视线里的那双眼睛,冷清的一点光,不回避,只是每当那双眼扫过我的脸,经过我此刻这般的表情并且做出短暂打量时,总是会因为我生硬的目光而突然透出一些嘲弄又冷酷的笑意,他就是这样笑着,在每一次回头看着我的时候。 

"龙之介。" 

那声音仿佛是在讲述一个有趣的笑话一样透着戏谑,透过他的眼睛,在我的视网膜和大脑皮层上回荡开来,传递到每一根神经的末梢,融进血液,再从心...

【英子米】The Rose of England(中)

弗朗西斯在阿尔到来之后也曾多次试图来拜访亚瑟,却都被毫不留情冷淡地拒之门外,深知亚瑟这次像是炸了毛的英国短毛猫,哪怕你伸手想安抚一番他也不会轻易放下身段,弗朗西斯倒是一直不死心,还是乐颠颠地三天两头来敲亚瑟的家门。

这一次亚瑟不在家,柯克兰家禁闭的大门却犹犹豫豫地打开了,弗朗西斯在捧着的花束背后露出半张脸,看到仰望着自己的阿尔弗雷德,突如其来的一阵沉默之后,阿尔就要把门碰上。

“等等,等下!”

弗朗西斯连忙挤进半个身子卡住门,软着口气讨好这个不及自己胸口高的小孩子。

阿尔毫不动摇地看着弗朗西斯,“亚瑟说了不让你来家里的,你走吧,亚瑟出门了。”

弗朗西斯暗暗叹气,这孩子还真跟亚瑟那股讨...

【主言切】冬木圣诞故事

2015-12-25    
*依旧是存档,把之前的冷饭炒炒,还是修改一下感觉更流畅,但是这篇真的写的好烂。。。为了美好的圣诞节设定想甜没甜好。。。算了我还是开心的构想一万种BE的可能吧orz 
可能充满了ooc,不可考,轻喷 
真的只是一个(温馨的)四格漫画般的日常故事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风气,圣诞节仿佛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节日,不管是不是信奉那个被钉在十字架上替苍生承受困苦的可怜人,又或者根本不明白这个节日的意义到底是用来纪念什么,人们都早早习惯了喷在商店橱窗上的麋鹿和圣诞老人图案,习惯了一棵巨大的摆放在显眼位置的冷杉...

【言切】一发存档

2015-11-11 12:57

*这是去年给切嗣的生贺,来lft存个档,原基础上做了修改润色。不得不说这是写fz的处女座,文笔也好内涵也好基本上都是零,喜欢fz的时间也不长,完全是因为少年人的情怀才想说点什么的。。。只是作为一个喜欢切嗣的人想做点什么来纪念一下,不算狂热厨,也不算写手,所以重点就是写的不好写的不好写的不好,观看途中感到任何踩雷都请点叉,不保证食用效果。内容也只是很短的一个自己脑补过的片段而已,但愿不要毁了你们的男神,看见的都是缘分orz没有题目直接看吧

神造了亚当,亚当的肋骨造出了夏娃。而卫宫切嗣的肋骨被做成了子弹,装在那把漆黑手枪的膛里。这真像是对创世的一种意味深长的隐...

脑洞存储

昨天读了reddit命题作文区的部分题目简直脑洞大开,大晚上的差点没把自己吓死。。。记一下昨天想到的,万一将来用的上。。。【虽然感觉不太可能,一个被自己脑洞吓到的人也是没什么好写了2333   
1.在上初中的时候有段时间我很沉迷娃娃,那个时候知道sd.bjd这样的球状关节人偶,不过价格非常昂贵,我是负担不起这样的费用的,可是风靡全球的不老芭比我却又不喜欢,大概是她们的脸设定的太欧式了,让我觉得不亲切,可是我又真的很希望也能拥有自己的娃娃,于是我就到处搜罗,终于被我找到了一款小巧可爱的娃娃,从脸,到发型,乃至于衣服的搭配和做工都堪称完美,我简直如获至宝一般,后来身...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英子米】The Rose Of England(上)

亚瑟局促不安地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领结。这个颜色好像也不合适,或者还是换成一条领带比较好? 

说实话亚瑟此前对于怎么当父亲毫无概念,毕竟他已经过了这么些年单身汉的日子,别说家庭了,除了和几个熟识的老友来往多一些之外,他是个不太有私生活的人,这或许算是大部分中上层阶级英国人所特有的刻板。 

亚瑟一直认为自己还算是不错。他既不酗酒也不抽烟,园艺,料理,他都有浓厚的兴趣,虽然对于料理他是一直不太上手;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领着丰厚的薪水,空闲时候会花更多时间去逛艺术馆,偶尔会在咖啡馆待一天消磨时间。不管怎么看这似乎都是一个有教养的英国绅士所能具备的一切好品质。 

不...

12

© 见神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