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能告诉我,这世间可否有不凡,可否有不朽"

麻醉态

感冒药吃多了感觉会变傻,因为脑子一直处于宕机状态转不起来,不过这种迷迷糊糊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有点像喝醉以后的状态,变得很轻松。想起那天拔牙的时候打麻药以后的感觉,局部麻醉的感觉有点让人恐惧,可是也是很难得的体验,大脑还在清醒地工作,不断处理接受到的信息——“一把钳子,一把小锤”“要把这颗牙翘下来”“医生的手指上沾上了好多血,诶呀这是我的血,虽然有点晕血可是还是想看看现在出血出成什么样了”——但是你对于那个正在流血的部位却没有任何感觉,可以清晰地听到牙齿脱离牙龈,血肉撕开的声音,光是听听就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的声音,可是却没有疼痛的实感。一开始其实我是挺担心的,担心麻药的效果没我想的那么强(是啦我就是个健康的人没用过麻药的土包子啦)万一开拔的时候感觉特别痛怎么办,直到一颗牙血淋淋地拿在医生手里被我看到的时候才发现,哎哟,真是挺靠谱的。所以现在回头还对这种麻醉态挺着迷的。毕竟做个俗人,天天都有很多想不明白的业障缠身,可是要做个圣人,活着好像就失去了很多能让人愉快的瞬间,所有偶尔在这种悬浮一般的麻醉态里飘一会儿还挺开心的,也就能明白喝酒的人的想法了,喝醉的时候灵魂轻飘飘的,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真正有一瞬间无拘无束,虽然总归是要清醒地活着,甚至事后连那个时候飘荡在外的灵魂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都不能确定,可是快乐的确是真的。世界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在发生,如此,也就不存在什么可能与不可能之事的判定,也不存在什么肯定与否定的绝对分界。我们每个人都有靠近真相的时候,就在这种麻醉态之中,可是讽刺的是那个时候的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我们无法用自己的手去抓住什么,去找到答案,等到酒醒以后,甚至会连靠近真相的那份战栗和激动之感都忘得一干二净。
所以为了好好活着,吃了感冒药觉得困了,自己晕一会儿乐呵了就赶紧睡觉,每当睡了一个好觉起床都能感觉自己新生了,就像是真的重新活了一次一样。我的记忆也是在这样的反复之中被重组的,有时候我会忘记一些东西,有些时候又会有些悠久的东西在梦里回溯到大脑皮层,这样的新陈代谢就是我们生存机制的一部分。
我觉得现在我又飘起来了,这场感冒要是再不好,我就要着手堪破宇宙人生的奥义了,哈哈哈哈哈~

评论

© 见神不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