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能告诉我,这世间可否有不凡,可否有不朽"

【英子米】The Rose Of England(上)

亚瑟局促不安地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领结。这个颜色好像也不合适,或者还是换成一条领带比较好? 

说实话亚瑟此前对于怎么当父亲毫无概念,毕竟他已经过了这么些年单身汉的日子,别说家庭了,除了和几个熟识的老友来往多一些之外,他是个不太有私生活的人,这或许算是大部分中上层阶级英国人所特有的刻板。 

亚瑟一直认为自己还算是不错。他既不酗酒也不抽烟,园艺,料理,他都有浓厚的兴趣,虽然对于料理他是一直不太上手;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领着丰厚的薪水,空闲时候会花更多时间去逛艺术馆,偶尔会在咖啡馆待一天消磨时间。不管怎么看这似乎都是一个有教养的英国绅士所能具备的一切好品质。 

不过那个小鬼的到来把所有这一切都打破了。就比如现在,亚瑟正在手忙脚乱地准备着去参加小鬼的第一次校园亲子活动——去观看孩子们的话剧排练。而学校这种对于亚瑟来说很陌生的场合让他对于自己的着装产生了神经质的焦虑。面对着桌上已经摊开了的一堆各种花色与大小的领结,亚瑟叹了口气,开始从柜子里挑出第一条领带。 

等到了学校之后排练已经快要开始了,亚瑟不得不打扰了好几个对着他笑吟吟的女老师,向她们询问礼堂的位置。 

礼堂里面居然座无虚席,这让亚瑟此前的一点侥幸心理变成了汗颜。他尽量蹑手蹑脚地靠着墙边往最近的位置走过去。 

台上的剧目是经典的童话故事灰姑娘,阿尔弗雷德扮演的角色是王子。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亚瑟原本希望能对阿尔表示下祝贺,毕竟大部分的小孩子都对王子这样的角色感到很憧憬的,但是阿尔当时只是非常不屑地撇了撇嘴角,说,他们只是觉得我有金发和别人没有的蓝眼睛,跟他们理想中的王子很像罢了,而且这个角色话很少,他们不喜欢我的口音,末了再补上一句表明立场,王子什么的一点也不好玩,难道不是骑士更帅一点嘛? 

阿尔还没有出来,台上是个棕色头发扮演灰姑娘的漂亮小女孩正在投入地表演。亚瑟这个位置在扇形的观众席角落,刚好能看到小小的一方舞台上在幕布的阴影后面等待出场的阿尔。阿尔穿着一身精神的滚着金色花边的白衬衫,系着一袭红色金丝绒披风,原本就很耀眼的金发里斜斜压着一顶小小的皇冠。阿尔低着头,嘴里动着,想是在背台词,精致的小脸上绷着严肃的线条,让远远看着的亚瑟也不禁正襟危坐握紧了双拳。 

阿尔这孩子大概是早熟的。亚瑟第一次在福利院看到他的时候便对那双少有的漂亮蓝眼睛产生了很深刻的印象,阿尔眼睛里面的蓝像是泛着磷光的蔚蓝海岸线,他直直地看着亚瑟,那目光在福利院不太明亮的大堂里透着深深的一点幽亮。 

“阿尔,以后你就跟着这位先生一起生活了,这是户非常好的人家,阿尔也要听话好吗?”园长牵着阿尔的手慢慢走到亚瑟面前,笑眯眯地叮嘱阿尔,小阿尔乖巧地点点头。 

亚瑟弯下身子伸出一只手,微微露出一点温和的笑意。 
“阿尔弗雷德,以后请多关照啦,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 

阿尔看着亚瑟,慢慢牵住亚瑟长着薄茧的手。 

亚瑟此前并不喜欢小孩子,他讨厌一切可能存在麻烦的事物,所以他一直享受着单身的生活,有某些需求的时候他也不会避讳地去酒吧找些乐子,反正事后一切都会两清。只有阿尔是个意外。 

家里多了一双筷子一个碗,空了很久的客房里添上了一张简单又舒服的小木床,门口的鞋垫上摆着那双棕色的小皮鞋,浴室里飘出甜甜的木瓜味香波的气息。 

亚瑟真切地感觉到了不再是一个人生活的感觉。早上会调好两个闹钟,给自己的那个比给阿尔的还要早点,为了让阿尔吃早饭特意去买了烤面包机,按照阿尔喜欢的口味煎两片培根和一个鸡蛋放在面包里,有时候两个人都睡过头了就会出现阿尔一嘴叼着三明治朝门外冲,亚瑟在后面追着给他披上外套的画面,到了公司在同事的提醒下发现自己的领带居然系反了这样的情况也史无前例地发生了,弗朗西斯也半是嘲弄半是同情地调侃他,真是越来越有个居家男人的样子。 

亚瑟现在和弗朗西斯的关系可以说是单方面降到冰点的地步,提到弗朗西斯他就是一肚子气。这个妖孽跟他不知道几个旧情人中的一个打赌,说要是自己输了就领养个孩子好好安家再也不出去花天酒地地鬼混,可恶就可恶在弗朗西斯这个不长脑子的居然直接让福利院院长做的赌局见证人。。。所以最后赌是打了,输也是输了,弗朗西斯很干脆地踹了那个女人潇洒脱身,最后把亚瑟推到了领养问题的风口浪尖上。 

亚瑟真是后悔自己这内向沉闷的性格让自己没多交上几个像样的朋友,独独剩下这么个社会的毒瘤来祸害自己。
【To be continued】

【终于开始搞论文了步入正轨就轻松多了,来,让我们把坑填起来,这个囤了两年的脑洞不写出来简直死不瞑目。。。】

评论
热度(8)
  1. 莞尔未央见神不落 转载了此文字

© 见神不落 | Powered by LOFTER